岛越白  
哦这真令人蒙

【叶蓝】外阁弟子

        雪下得很大。

        许博远把外袍紧了紧,使劲儿把脸往外袍上面那一圈绒毛里埋。
        他身后跟着几个今年刚入外阁不久的新弟子,他们年龄都不大,还有几个孩子甚至未曾及冠就来到了这里。

        “嘿嘿。”卢瀚文凑上来,这个偷偷跟着外阁弟子出来的孩子看着许博远直笑:“我揭下了城外榜上贴的通缉令,抓住这个人,就有三千两银子!”卢瀚文冻得通红的手指捏着一张有画像的纸,自豪地拿给许博远看:“怎么样!”

       许博远无奈地戳了戳孩子的额头:“你怎么能自作主张揭榜呢?”随即拿过榜单,仔细看着上面的人像:“嗯,国字脸,短发及肩,身材应该挺壮。”
       
        “还很凶!”卢瀚文立刻皱起眉头,撅起嘴巴学起了通缉犯的表情。看见许博远被逗笑了,自己也嘿嘿一笑:“要是遇见这人,我一定要上第一剑!”

        ——

        许博远是真没亲眼见过有这样好身法的人。只拿着一把机巧的伞,只用腿脚上的功夫就把那险些杀了许博远的通缉犯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等到那人完全被制住,许博远才低头拱手:“谢大侠相救,敢问大侠尊姓大名?”话说到一半,口中却呛出一口血来。流血的左臂仿佛更疼了。
        完了。怎地这样丢蓝溪阁的脸?许博远只得连连赔笑,赔不是。

        卢瀚文却不依。指着那人大叫:“我只不过是没抓紧那张榜单让它被风吹刮走了!还给我!”
        许博远赶忙瞪了卢瀚文一眼:“怎可如此对救命恩——”
       
        一句话没说完,脚下却不知怎么地一个踉跄,往前倒去。
        还没等及惊叫出声,肩上却一暖,抬头便是那人的笑脸:“不用因为孩子,行如此大礼。”

        许博远看见从那人嘴里飘出的白气,心道这人怎么手怎么暖。

        许久之后,他盯着那穿得一身花花绿绿的人的执伞人的背影暗暗咬牙,心下决定就算实力差距悬殊,下次见面也要刺上一剑。却没注意旁边哭喊着榜单被抢了的卢瀚文。

       

 
 
© 岛越白/Powered by LOFTER